大众的艺术: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的十年历程

0

2010 年,参议员彼得·肖夫勒及其夫人 Christiane Schaufler-Münch 将他们收藏的当代艺术品向公众开放,自此创建他们自己的博物馆 - 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十年辉煌回顾

对于参议员彼得·肖夫勒和他的夫人 Christiane Schaufler-Münch 而言,2010 年 6 月 11 日开业的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使得他们夙愿得偿,这两位热心的赞助人在过去的几十年的时间里收集了德国南部诸多令人惊叹的艺术作品。零艺术运动中的作品为他们的收藏奠定了基础,现如今,他们的的藏品中包含有 3500 余件此类当代艺术作品,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长。其中最早的作品于 20 世纪 50 年代就已面世,而最新的作品 2020 年才完成。

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肖夫勒藏品与制冷和空调技术专家比泽尔密切相关。在彼得·肖夫勒的倡议下,该系列的展品仍然激励着该公司全球各地的员工。怀抱艺术的热情,彼得·肖夫勒同时也追求着社会意义。他希望将自己在参与艺术活动中获得的力量惠及员工和公众:“日常生活中的艺术给了我平静的心态和专注的精神。这是一种来自许多作品中的绝对正能量”。

出于对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以及比泽尔未来的考虑,彼得·肖夫勒于 2005 年成立了肖夫勒基金会。该基金会作为博物馆的赞助商,对肖夫勒系列藏品进行保存和维护。肖夫勒基金会还确保了比泽尔作为一家公司在未来的独立和自主性。通过这种方式,它将企业家精神和艺术结合在一起。并且通过推动科学研究,基金会还整合了彼得·肖夫勒的第三大目标。除了颁发各种奖学金外,它还与德累斯顿技术大学和卡尔斯鲁厄应用技术大学的技术与经济学院合作,每两年举办一次以压缩制冷行业峰会为名的活动。研讨会为制冷和空调行业的专家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平台,让他们得以了解当前他们所处领域的决定性问题,并对此畅所欲言。

Peter Schaufler and Christinae Schaufler open the SCHAUWERK Sindelfingen
彼得·肖夫勒和 Christiane Schaufler-Münch 在 2010 年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就职典礼上致辞
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的负责人 Barbara Bergmann 在 2010 年博物馆的落成仪式上

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大众艺术

肖夫勒夫妇既非为了私人享受而收藏,也没有将购买艺术品视为有利可图的投资。“我只收集我喜欢的东西。名字、来源和价格都不重要。”彼得·肖夫勒强调说。当被问及他的藏品潜在的增值空间时,他回答说:“这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我不会售卖自己的艺术藏品,东西买完,我就把价格这回事儿抛之脑后。”

对于肖夫勒夫妇来说,艺术关乎个人感受的和情感,这就是为什么艺术作品应该面向大众。这一梦想终于在他们两人建立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时得以实现。十年来,通过依据不同的主题进行交替展览,该博物馆一直在向公众展示其独特的藏品。

“你不会一时心血来潮就决定建立自己的博物馆。这需要很多时间和诸多考量,”彼得·肖夫勒在 2010 年 6 月 11 日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的就职典礼上说,“真正重要的是我们对看到更多作品的渴望,以及与它们进行的激动人心的对话的尝试,并将这些与志同道合的人们分享。”

博物馆德文原名中并不包含赞助人的名字这一事实,也足以证明了他们的内敛和谦虚。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将艺术视为一切的中心。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的主管 Barbara Bergmann 说,如果要我形容彼得·肖夫勒,我会说他是一个安静、审慎、敏感的人,对自己的成功宠辱不惊。在开幕的前两年,彼得·肖夫勒正式聘请了这位艺术史学家来助力他心爱的项目。

(从左至右)Christiane Schaufler-Münch、彼得·肖夫勒和 Barbara Bergmann 在 2015 年“VENUSFALLE”展览开幕式上

一切伊始: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初见雏形

2008 年至 2009 年间,这座博物馆建于比泽尔曾经用于生产制冷压缩机的土地上。博物馆建筑由三部分组成:前生产设施的一部分,新建筑和前高架仓库。新建部分的五个夹层可为其他楼层在不同地点提供观看距离,艺术品也均展出于此。

前高架仓库的天花板高度超过 15 米,庞大的规模和独具特色的螺旋楼梯令人印象深刻。简洁的博物馆内部感观,为游客们专心鉴赏画作、雕塑和照片提供了一个完美氛围。

前比泽尔制造厂的艺术

如果观察得再仔细一点,你会发现博物馆建筑正是以前的工业设施,这一点突出了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和比泽尔之间的深远渊源。位于斯图加特的 BFK 建筑公司的团队保留了气势惊人的钢架结构,包括具有前生产设施特色的锯齿屋顶,并将其和谐融入博物馆建筑之中,创造了独特的内部照明。

彼得·肖夫勒一直在寻找艺术和企业精神之间的这种联系: 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不仅是一个艺术场所,也与比泽尔公司的过往紧密相连。因此我很高兴以前的生产空间被改造成了现如今用于收藏的博物馆。

1979 年以来的收藏家和企业家

1979 年,彼得·肖夫勒从父亲手中接管了专攻制冷和空调技术的比泽尔企业,在担任首席执行官和所有者的 36 年时间里,他凭借一贯的国际化战略,将比泽尔公司发展成为该行业的全球佼佼者。

也正是自 1979 年起,肖夫勒夫妇开始收藏艺术品。当时他们被来自尼尔廷根的艺术家 Fritz Ruoff 所创作的纯白“Schnurcollage”的宁静与纯洁所吸引。购入这件作品标志着肖夫勒收藏的开始。

醉心艺术的企业家: 彼得·肖夫勒和 Christiane Schaufler-Münch

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 25 次展览

在过去的十年里,博物馆在 Barbara Bergmann 的领导下举办了 25 次备受瞩目的展览。几乎每一次展览都会以肖夫勒的藏品作为基础,加以从其他博物馆借来的展品完成展示,激发了专家,艺术家和普通公众的兴趣。这些展览每年吸引约 14,000 名游客前往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 6,000 平方米大的展览区参观。

Barbara Bergmann 和她的九名员工负责展览的策划工作。这位能干的艺术史学家和她的团队创造了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过往的成功: 2017 年,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获得 Lotto-Museumspreis Baden-Württemberg 奖。Museum sverband Baden-Wrttemberg 主席、评委会成员 Jan Merk 在致辞时表示: 凭借现有的收藏品,SCHAUWERK 团队一次又一次地引发热烈的讨论。评审团亦赞扬了“综合艺术接触”的概念,即为儿童,学生,长者及身心残疾人士而设的特别参观活动。

艺术机构

自 2010 年以来,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已经在艺术界建立了非凡的声誉和可靠的人脉。因此,博物馆团队得以将其他画廊和私人收藏的作品借来,纳入以肖夫勒收藏的作品为中心的展览中。正如 Barbara Bergmann 所说的:“这就是我们完善展览的方式,让我们的参观者深入了解当代艺术的更多主题。”

例如我们对英国艺术家 Antony Gormley 雕塑作品的广泛选择,也展示了肖夫勒藏品的整体卓越品质。他的作品自 2014 年起就被纳入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 A 级艺术考试内容。于是我们立即将此视为一个开发专为学校课程设置的参观和研讨会的机会

上世纪 80 年代组装活塞式压缩机的地方…
…现在成为了一个艺术中心

回顾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的十年历程

在 PINC KOMMT 的前言里,通过展览目录,Christiane Schaufler-Münch 重温了过往记忆:“当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正式开门时(……)我丈夫在一次采访时说:“红色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颜色,表明有事发生了。这也正契合了他的人生哲学。”

2020 年 9 月 5 日至 2022 年 4 月 24 日的“爱的故事”特别展览

在“爱的故事”(2020 年 9 月 5 日至 2022 年 4 月 24 日)展览中,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回顾了过往的十年。当然,红色在此次“爱的故事”中也扮演着特殊的角色,通过这种颜色,博物馆展示了过去十次展览中的 30 件作品。23 位艺术家的作被置于全新的背景下,其中包括 Helen Frankenthaler、Jonathan Meese、Not Vital、Sue Williams、Sylvie Fleury,以及不会缺席的 Lucio Fontana 的作品。

热爱艺术的根源:Lucio Fontana

彼得·肖夫勒一直对 Lucio Fontana(1899-1968)的作品情有独钟。这位意大利的先锋派艺术家用他著名的裂口和划痕,激发了此后 Schauflers 夫妇对收藏艺术品的永不衰竭的热情。

在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馆的就职典礼上,彼得·肖夫勒说:“Lucio Fontana 可能是最能激发我热情的人。他那种将一切都凝聚在激烈的刀法上的坚定感,令我印象深刻。这些艺术作品令人难以置信的感性,偶尔也近乎色情,最终简化成绝对完美的构图。一道斜斜的划痕,代表了一切。”

Not Vital – 肖夫勒藏品中的重要作品

彼得·肖夫勒和 Christiane Schaufler-Münch 总是能在他们最喜欢的作品中为自己的使命找到内在的平静和力量。2012 年出版的他们为 Not Vital 展览目录共同撰写的前言揭示了他们对此类艺术的热情。

Not Vital 深深扎根于他的家乡,在那里他为当地文化做出了非凡的成就。他的公园,Not dal Mot,是一个独特的艺术综合体,在这里,他和他的兄弟将建筑和雕塑融入景观之中。在庆祝活动中亲眼目睹,或是在一种完全独特的气氛中体验它,都能给我们带来诸多愉悦。但 Sent 并不是我们见面的唯一地方。由于他的游牧一般的生活方式,以及我们自己对旅行的偏好,我们的道路不时在世界各地产生交集,这些地点通常远离欧洲。第一次看到 Not Vital 的作品时,我们就被它迷住了。我们被他作品中疏离的,有时是虚构的特性所吸引,特别是它的模糊性和开放性。但是这些东西在你去拜访 Not Vital 的家和工作地点,当你和他交谈,吃喝,分享你生活的方方面面时,就会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发表评论